<progress id="fntpd"></progress>
<var id="fntpd"><strike id="fntpd"><thead id="fntpd"></thead></strike></var><cite id="fntpd"><strike id="fntpd"><menuitem id="fntpd"></menuitem></strike></cite>
<var id="fntpd"><video id="fntpd"></video></var>
<menuitem id="fntpd"><ruby id="fntpd"></ruby></menuitem>
<var id="fntpd"></var>
<var id="fntpd"><dl id="fntpd"></dl></var>
<var id="fntpd"></var>
<var id="fntpd"></var>
<cite id="fntpd"></cite>
<ins id="fntpd"><span id="fntpd"><menuitem id="fntpd"></menuitem></span></ins>
<var id="fntpd"><span id="fntpd"></span></var>

清軍為何那么喜歡抬槍?原來是奧斯曼舶來品!從贊巴拉克火槍說起

2019-12-08 10:45:03

安徽商業美陳 http://www.ahfjwh.com

原標題:清軍為何那么喜歡抬槍?原來是奧斯曼舶來品!從贊巴拉克火槍說起

編者按:在冷兵器研究所之前的文章《還被《上下五千年》誤導呢?復盤烏蘭布通之戰,哪有什么清軍火炮大破駝城》當中,我們提到了準噶爾人使用的火器——贊巴拉克。其實,清朝中后期所廣泛使用、大家所熟知的抬槍,實際上也一定程度受到了自準噶爾引入的贊巴拉克影響。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清代中后期所特別倚重的、我們俗稱的大抬桿的抬槍,其實有著奧斯曼血統。

相比明朝后期從歐洲引進先進火器,嚴重閉關鎖國的清王朝在火器發展上較多受到中亞乃至奧斯曼土耳其帝國的影響。

▲烏蘭布通之戰中清準兩軍對轟

為了對抗強敵薩法維波斯,奧斯曼帝國派出戰士和技師,向中亞傳播火器技術,這是奧斯曼火器技術東傳之始。奧斯曼帝國的火器在明末就已經被明朝重視,稱作魯密銃。傳統觀點認為準噶爾人在沙皇俄國的幫助下建立了火器的軍工生產體系。但實際上,公元17世紀后期,中亞各國和準噶爾汗國都已經具備了火繩槍和輕型炮的生產能力;但可能是因為財力匱乏的緣故,他們沒有能力生產重炮。

源自奧斯曼帝國的“雜爾布怎”輕炮在中亞非常受歡迎。為提高機動力,奧斯曼軍隊借鑒馬木魯克王朝的做法,在單峰駝上設置炮架,架設輕型“雜爾布怎”炮,由一名炮手操作,將火炮威力與駱駝的高載力結合。這種“駱駝炮”便也被稱作“贊巴拉克”。準噶爾從噶爾丹之父巴圖爾琿臺吉的時代開始重視火器。昭莫多之戰后噶爾丹窮蹙之際,“兵五千余,鳥槍已不足兩千”,按此比例計算準軍在噶爾丹時代火槍兵比例接近40%。俄國在16-17世紀向亞洲內陸擴張時,出于自身利益考慮,嚴禁向哈薩克、衛拉特、喀爾喀等部落輸出火器。雖然對準噶爾有暗中的幫助,但輸出的火器其實是很少的。準噶爾所依賴的,主要還是從中亞方向進口和自產的火器。

康熙二十一年(1682),清朝派祁塔特出使準噶爾,次年回京,攜帶噶爾丹貢物中包括“厄魯特鳥槍四桿”。官書將“厄魯特鳥槍”單獨開列,以區別于本國鳥槍和“俄羅斯鳥槍”,可見其形制獨特。張建先生在《火器與清朝內陸亞洲邊疆之形成》一文中有對“厄魯特鳥槍”的描述——“筆者在故宮博物院考察庫藏火器時,曾目睹“厄魯特鳥槍”實物。其中一支長180cm,口徑15mm。槍管系鐵制,長134.5cm,用4道銅箍和2條皮繩固定在槍床上,末端與槍床嵌合,沒有螺栓?;饳C在槍身右側,鐵質,火門上設有可旋轉180°的蓋子,以避風雨,十分精巧。槍托筆直狹長,下傾35°。扳機為較早期的鈕扣式。槍身鍍有伊斯蘭風格的植物紋飾,與薩菲、莫臥兒帝國的火繩槍形制完全相同。承德避暑山莊博物館亦藏有類似鳥槍,長184cm,口徑16.8mm,形制與宮藏大體一致,都屬于中亞式火繩槍……”

準噶爾軍隊在作戰時,火器兵在前,弓箭手次之,近戰部隊最后。敵人接近,火槍手先射擊,大多數人匍匐射擊;而后弓箭手放箭;待敵人逼上來,騎兵或騎馬步兵便使用馬刀、長矛等武器,沖出去與敵人搏殺?!百澃屠恕币幻?,實際上得于馬穆魯克王朝,意為駱駝炮。在奧斯曼土耳其帝國攻滅馬穆魯克王朝之后被奧斯曼人所沿用,遂流傳至中亞。中亞諸國的“贊巴拉克”按原型不同可分為兩類:第一類源自以鷹銃(falconet)為代表的艦用回旋炮,也最為普遍,奧斯曼、薩菲和莫臥爾均有裝備。奧斯曼炮兵裝備著2種不同型號的鷹銃。前者系前裝炮,大者重700磅(317.8kg),彈重0.624kg,被分入卡爾維林(culverin/kolunburna)系列,屬于較重型的野戰炮。

第二種多為意大利式,寫作“faucon”或“fauconneaux”,分后膛、前膛裝填兩種。由于意大利瀕海城邦如威尼斯需要保衛其航運利益,這些鷹炮最初是作為艦炮設計,打擊敵艦風帆、繩索并殺傷人員。為保證命中率和彌補射擊死角,炮身被固定在一個由合金制造的輕便炮架上,可旋轉射擊,故被稱為“回旋炮”(swivelgun),部分鷹炮的后部安有鐵或木質把手,以利炮手操縱。此類火器在奧斯曼被稱為“普郎機”(prangi),葡萄牙等海上強權也裝備有類似火器,后傳入明朝,得名“佛郎機”。奧斯曼陸軍配備的鷹銃,彈重170-454g不等,主要列裝近衛軍。其中一部分設有細長的身管和把手,故亦被視為重型火繩槍(heavymusket)。

▲佛郎機炮

鷹銃因為輕便穩定,適合運動戰的特點,在波斯和中亞各國廣為流行。傳入重視火器的莫臥兒王朝之后,又得到改進,被稱作“沙圖納爾”,并與中亞的火器互相影響。

▲贊巴拉克火槍

第二類“贊巴拉克”源自“墻炮”(wall-piece)和大型火繩槍,而又受到“鷹炮”影響,在槍身中部設有炮耳,以便與回旋架配套。墻炮起源于15-16世紀,是一種防御性火器,形制介于鷹銃與火繩槍之間,槍身由熟鐵鑄成,達3米左右。在槍管上端有一個向下的突出物,射手在使用前將鉤子與墻體鍥合,減輕因開火導致的震動。每次射擊,需炮手1-2人。16世紀中期時,中歐技師為其設計了一種可移動的三角架,使之具備有限的機動能力。經過改進的墻炮和火繩槍極其相似,后通過戰爭傳入土耳其,在匈牙利境內的土軍要塞線中廣泛使用,彈重30-50g不等。進入中亞后,因其輕便而被移植到駝背上,成為“贊巴拉克”炮之一種。

▲看起來裝備精良的準噶爾軍隊。不過由于財政傾斜于火器,準噶爾兵的披甲率實際上遠不如清軍,只有少量精銳擁有優質的鎧甲

在與噶爾丹的戰爭中,清王朝繳獲了為數不少的“贊巴拉克”??滴踉鴮懶沤o太子胤礽說:此鳥槍乃俘虜厄魯特者,鐵甚好,試放亦好。槍鞘甚劣,已棄之。寄信問皇太子安?;鹚幧醪?。爾等造槍鞘,施放看看。由此看來,此時準噶爾火器技術水平已經勝過了清朝,但火藥質量尚不及東方的清王朝。當然,康熙朝清準戰爭中準噶爾的失利,關鍵還是準部自身缺乏重炮,因為財力原因火力和彈藥儲備也不如清軍。因此康熙雖然意識到“贊巴拉克”的優點,但并未太引起重視。

▲和通泊之戰,極少數準部精銳騎士擁有人馬具裝

直到雍正登基之后,才頒布《軍令條約》,火槍兵槍彈不合格訓練不達標則統統笞責,然而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長期對火器缺乏重視,依賴重炮而輕視火槍,雍正軍備改革不久就發生和通泊之戰,清軍雖然組成火器方陣艱苦抗擊,仍然幾乎全軍覆沒。贊巴拉克體型較輕,威力不大,但射速快,射程遠,射擊穩定,命中率高,利于齊射。和通泊慘敗之后,雍正痛定思痛,大規模仿制贊巴拉克。到雍正十年,雍正的軍工改革終于取得成效,清王朝已經生產了近萬支“贊巴拉克”火槍,初步實現裝備升級。

▲使用火槍的清軍

根據故宮博物院的藏品來看,被清方繳獲的準噶爾火器多是莫臥兒式的。也即清王朝借鑒印度技術,在王朝中期完成了一次火器的更新換代。

▲清末抬槍

由贊巴拉克發展而來的抬槍,在嘉慶朝將轟轟烈烈的白蓮教起義鎮壓下去,避免其發展成為明末流民起義那樣的大動亂。但滿足于這個火器水平的大清王朝,終不免于在近代到來后,于列強的堅船利炮下被教做人;而被滿清御用文人吹噓為一槍可以連打9人的抬槍,在列強面前則表現得并沒有什么鳥用。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主編原廓、作者殘星幾點哥,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

責任編輯: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榆社信息社版權所有
2019彩票平台app下载